Saturday, November 18, 2006

第一个撼是在踏入了这个病房,看到了里面的人们之后我的感受。原来,有不少人是在一个文明城市近距离里被很文明的隔离着的。

那些人不知道最近上映了什么电影;他们不知道有个叫做streamyx的宽频服务慢得令人呕血;他们不知道MRR2什么时间最塞车;他们也不知道周杰伦的新歌越来越难听;他们更加不知道敦马与伯拉之间的千丝万缕。

他们失去了手指,脚趾,半截脚,双脚;他们的眼睛耳朵鼻子呈一种扁塌的状态;他们的皮肤长满鳞状的茧;他们无奈的挥手驱赶周围惹人的苍蝇;他们的眼神有一种呆滞的悲哀。

他们是一群叫做麻风病人的人。

于是我心里所涌现的都是负面的:伤心,遗憾,恐惧,寂寞,痛楚,悲哀,后悔,遗弃,孤单,泪水,痛苦,沉闷,恶心,遗忘,害怕。

我想,我们的关心与探访,会不会成为他们的另一种负担?
我们企图分享的爱,会不会成为一种虚伪的讽刺?

第二个撼是这两个问题的答案。

“我系汶娇,三点水的汶。”已经快失去说话能力的她是这样介绍自己。接着她很兴奋的娓娓道着她的故事。从她小时没饭吃没机会读书到屋顶漏水,她毫无间断的讲着。她泛着泪光也告诉我们其实我们的到访是一种安慰,并且表达了她很羡慕我们有机会读书识字,告诉我们要珍惜自己所拥有的。于是我暗地里松了一口气,我们并没有成为他们的负担。

但,第二个问题却还没解决。他们感受得到什么是爱吗?他们从小患上病就被隔离,送进医院里。他们可能连一个拥抱都从来没有得到过,连最基本的恋爱可能都没谈过,所谓世上最伟大的父爱母爱所尽最大的责任就是把他们送进医院。

他们会相信世上还有一位深爱着他们的神吗?耶稣爱你是否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名词?

“我知道耶稣爱我,他为我舍生命钉在十架受痛苦,他牺牲自己来救我。”当我们提及信仰时,汶娇自己很肯定的用着只剩下三,四根手指的双手摆出十字架状,然后拍拍胸口。我们静静的聆听。她也一直重复着同一个句子,同一个动作,然后眼泪一滴一滴流下来。

我强忍着眼中的泪,递了张纸巾给她。她擦了擦泪,又重复那一个句子,并且问我们:“你信耶稣了吗?你们要知道耶稣爱你们,为你们牺牲生命......”

突然我觉得我的顾虑似乎有点多余,心中也莫名其妙的涌现了平安,喜乐,感动,坚强,勇敢,信心,盼望,自由,力量,欢笑,单纯,美丽,窝心,绽放,

原来真爱,是一个不识字,失去了应该爱她的人的爱,失去肢体,被病魔摧残的体无完肤的人也可以感受到的。

于是生命就这样影响生命。我突然领悟了些什么的。

震撼

12 comments:

anson said...

good sharing..
make sure ur next post is still in chinese! haha! :D

sicy said...

建议你把这篇文章贴在少契的布告板,相信少年人也会有同感。再次为这班少年人当天值得鼓掌的表现感谢上帝!^_^

cf said...

心中有很大的感动与震撼...真遗憾自己没有与你们一同去探访..这将是我的遗憾拼图..
~_~

没关系,人要往前看,青契多多努力,搞更多的爱之旅,希望以后我也有机会参与! ^_^

恺威,写得真的好好喔!把她放进家讯吧!让更多人收益!^_^

ketvin said...

我是行动派,已经把MAIL给传道了 :P

specialhuman said...

为什么是???? lol.

谢谢大家的意见。我只不过是把我的感动写出来而已。:D

Anonymous said...

真的很感动,我看了都想哭叻!而且那天第一次看见你哭耶!我吓倒了。哈哈。。。希望明年青契还可以再去探访麻风病院。。

ketvin said...

有点感性,所以‘她’
怕你看不清楚,所以‘

谁是anonymous? 好像特地要人知道你哭哦:P

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嘛~

Anonymous said...

hmmm....哈羅
真的真的讀你的部落格時有被感動﹐真的他/她們都也是神所創造的﹐應該得到愛。
所以說愛是個很奇妙的東西﹐不需用什麼言語去形容。one touch 這已經足以讓一個人感受得到。
雖然我沒去過﹐但從電視上所看與聽得﹐就讓人有心酸的感受。
我們要比他/她們堅強﹐好讓他/她們覺得沒有什麼是比活著更快樂。他/她們的病不足以讓他/她們失去愛。因為沒有一個人有權力剝去‘它‘。
加油別放棄或不快樂﹐永遠記得你有一班關心你的人陪著你。
有時一些感動可讓人變的更起勁了﹗﹗

specialhuman said...

dear anonymous,

Do u mind telling me who r u~? Thanx for ur comment anyway~ :D

Anonymous said...

haha...we same class nearly 1 1/2 year lo..before that im ur only 2 gals classmate. haiyoyo...easy to guess la!!

meihui said...

the 1st anonymous is me laa...haha
:)

Anonymous said...

過了好久
再回到這裡
體會你的心境
我很"憾"
也很"撼"